大年三十凌晨5点,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叶梅华叫醒:驰援武汉,准备出发。

作为海军军医大学特色医学中心急诊科护师,叶梅华深知自己的责任。挂断电话便立刻起身收拾东西。

他早期一直在马鞍山检察院系统任职,曾出任马鞍山金家庄区检察院检察长。之后,宋志刚先后担任马鞍山市政法委副书记、市纪委副书记等职务。

政知见注意到,陕西省汉中市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王隆庆6月28日落马,5天后,长期与其共事的陕西省汉中市委常委、秘书长牟晓非被查,二人都被指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二人曾长期在汉中勉县为上下级,王隆庆历任县长、县委书记,牟晓非是县委常委。之后,二人又都在汉中市委常委班子中共事。

△同事关心叶梅华伤情的微信消息截图。

2003年1月至2013年1月,宋志刚出任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

为防止伤口感染,叶梅华短期内不能进入病房,她便第一时间投入到了防护措施的培训中,积极配合医疗队开展各项工作。

这些官员都是如何与黑恶势力沆瀣一气?

△叶梅华在驻地练习穿脱防护服。

另外一名落马官员是包头市人民政府原党组成员、副市长路智,在他的双开通报中提到他为黑恶势力成员充当“保护伞”。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随后发文《与黑恶势力沆瀣一气的副市长》,通报了路智充当“保护伞”的具体案情。

宋志刚今年8月27日接受审查调查。他2013年6月退休,被查时已经退休6年多。

△临行前,女儿送给母亲的祝福画。

政知见先带大家看一下今年以来被通报与黑恶势力沆瀣一气的官员,以及通报中的具体表述。

一旁的丈夫默默走进厨房,给她煮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面。“你安心去,照顾好自己,家里有我在,尽管放心好了!”

△丈夫在朋友圈为妻子加油。

随着伤口的渐渐好转,叶梅华的内心斗志更足,“时刻准备投身战“疫”,和战友们并肩打赢这场疫情防护阻击战!”

听到女儿的话,叶梅华瞬间湿了眼眶。

《与黑恶势力沆瀣一气的副市长》一文中提到,作为包头市人民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的路智,本应克己奉公、守土尽责、造福一方,却与黑恶势力组织集团的骨干成员称兄道弟、沆瀣一气,不仅出面帮助其承揽工程,还在黑恶势力骨干成员设立的公司出资入股,在社会上造成十分恶劣的影响。

视频显示,曹为民招“小混混”给自己充当司机,黑恶势力头目都称他为大哥。

定西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杜辉珍:工作上滥权妄为,与恶势力集团犯罪分子沆瀣一气,为其站台撑腰、暗中庇护,充当“保护伞”,知纪违纪,执法犯法;滥用职权,利用职务之便为恶势力成员更改户籍年龄、办理“农转非”,违规审批办理机动车车牌号。

入股黑恶势力骨干的公司

陕西省汉中市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王隆庆:交友无原则,做人无底线,与涉黑人员沆瀣一气;

友谊县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田凤山:违规从事营利活动,与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沆瀣一气,入股涉黑组织主要成员经营的企业。

安徽省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宋志刚:长期与黑恶势力人员沆瀣一气,充当“关系网”,大搞权钱交易和司法腐败。

除了练习穿脱防护服、为队员提供健康保障外,她还主动承担起医疗队的后勤工作。在她的得力保障下,队员们在病房内连续奋战数小时回来后,就能有热饭热水。

双开通报中指出,宋志刚违规干预和插手司法活动,践踏职业操守,执法犯法。而且,他长期与黑恶势力人员沆瀣一气,充当“关系网”,大搞权钱交易和司法腐败。

充当黑恶势力“关系网”

从睡梦中醒来的女儿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给了妈妈一个大大的拥抱,“妈妈,希望你早日归来,最好是2月9日(女儿生日)能回来,一定要准时、安全回来哦。”

她心里十分清楚,战“疫”前线形势严峻,短时间内根本没办法回来。但她不能说出口,只能狠狠地点点头。简短的叮嘱后,叶梅华便道别家人,前往医院等待出发的命令。

叶梅华未作犹豫,果断拒绝了领导的建议:“我是湖北人,又在武汉学的护理,现在家乡需要我,我必须去!”

徐州市纪委监委在与曹为民进行谈话时发现,一个只和曹为民见过一面的游戏机店老板,竟成了曹为民的小爷们(徐州方言中指亲戚中年岁较小的晚辈人)。

除此之外,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曾发布视频,披露了江苏省徐州市沛县原副县长、县公安局原局长曹为民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的细节。

上海市杨浦区委原常委、区委政法委原书记卢焱:不仅不在所在地方切实落实好党中央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重大决策部署,反而利令智昏,私底下与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沆瀣一气,为其打听案情、通风报信,甘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可就在集结的路上,叶梅华一步没走稳,连人带物重重摔了一跤。下巴上破了一个大口。

8人被指与黑恶势力沆瀣一气

另外有2名领导干部是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新疆自治区纪委监委集中通报党员干部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时被提到与黑恶势力沆瀣一气,2人分别是江苏省沛县原副县长、公安局长曹为民,塔城地区和布克赛尔蒙古自治县检察院原党组副书记、检察长孟和那日苏。

今年以来,在官方通报中被指与黑恶势力沆瀣一气的领导干部至少有8人。

文章指出,2012年2月,路智以他人的名义,在黑恶势力组织骨干张某某经营的包头市某现代生态农业有限公司入股100万元,持股49%。路智还纵容妻女与张某某等人共同到欧洲、美国、澳洲等地区国家旅游观光,费用全部由张某某承担。

宋志刚的仕途都是政法岗位和纪检岗位。他仕途的最后一站:马鞍山市中院院长、党组书记,他在这一岗位工作了10年,是名副其实的“老政法”。

前文提到田凤山的双开通报中说他入股涉黑组织主要成员经营的企业,有同样行为的还有路智。

曹为民以自己的名义召集小弟们,在酒桌上,他带着这个年轻的店老板说:“这就是我的小爷们,平时工作上生活上给照顾照顾。大家有什么需求的,小爷们给服务好。”

同行的同事赶紧给她做了简单地处理。医疗队领导告诉她:“你要去的是武汉疫区,伤口可能会感染,非常危险……”

△叶梅华在给同事打免疫针。

医疗队顺利抵达武汉驻地后,由于没有手术条件,叶梅华下巴上的伤口只做了简单的缝合。但看着一条条同事们发给她的加油鼓劲儿的消息,叶梅华倍感温暖,“别担心我,这点小伤不算啥。”

Categories:万博登录网站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