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助吴花燕,中华儿慈会“9958”做错了什么?

在彻查此事有无违规之外,涉事基金会最需要做的还是建立更为理性、科学的工作机制,以保证募款真正帮到受助人。

如今,吴花燕或因为早老综合征病故的结果,让纠结于她或因营养不良早衰早逝的人有了一点微不足道的慰藉,但是,由她而引发的各类慈善伦理思考,无疑还有很多。

捐款百万却只转给吴花燕2万,剩下善款去了哪里?涉事基金会有权力截留定向捐款吗?为什么不是一次性给受捐人?——这些是网友对慈善机构的主要质疑。

看到有旅客把手机放在桌上开始打盹,随车乘警王洋洋上前提醒保管好个人财物。有人开玩笑说,一年的工资都存卡里了,不怕偷。王洋洋挨个解释,“反复提醒大家,是避免个人随身物品落在列车上,影响后续乘车。”

其实,从目前披露的信息来看,涉事基金会关于仅转款2万的解释,并非毫无根据。2019年10月12日吴花燕住院后,医院针对她当时的情况预估治疗的花费可能超过20万元。涉事基金会在2019年10月25日开始介入,短短时间内就募得了1004977.28元,并于2019年11月4日转款2万元至医院用于治疗。

如今,针对此事,中华儿慈会理事长已经做出了“肯定彻查”的回应。但在彻查此事有无违规之外,要回应民众的关切,涉事基金会最需要做的还是建立更为理性、科学的工作机制。

而在善款募得之后,又缺乏对受助者医疗需求之外的其他需求的精准掌握,忽视了对其进一步高效实际的救助,没有提高吴花燕健在时期的生活质量。

43斤女孩吴花燕离世事件,引发的争议还在继续。针对网友“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为吴花燕筹款百万,却仅拨款两万”的质疑,1月14日晚,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回应称:2019年11月4日,9958救助中心转款2万元至医院,用于吴花燕的治疗。此后,吴花燕及家属同时提出捐款使用意向需求:余下款项希望预留至手术和康复治疗再使用(经核实,吴花燕病情有反复,尚未达到手术条件),因此余下善款未能拨付至医院。

但没有挪用,并不是说涉事基金会在此事中完全没有疏失。

临近中国农历新年的1月下旬一天,从拉萨开往上海的Z166次列车即将驶离有“世界屋脊”之称的西藏,前方是海拔5072米的唐古拉山口,世界铁路最高点。

从这一时间线来看,以医院给出的20万元的数额为基准,再减去医保对于治疗费用的覆盖,在当时医院没有进一步手术和康复治疗、未提出新的医疗费用缺口的情况下,涉事基金会仅基于吴花燕的治疗需求,将2万的额度打到医院,并非就如外界所想的有“贪污”之嫌。

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表示,之后会与吴花燕家属进行沟通,了解意愿,后续善款的使用情况及时向社会各界公开说明。而中华儿慈会调查组也要求9958救助中心进行全面核查,同时继续接受社会监督。

刚用完餐的普次仁告诉中新社记者,没想到火车上也有这么好的服务,虽然春运期间人多事杂,但乘务人员态度良好,工作耐心细致,车厢里秩序井然,原本着急回家的心情也舒缓了很多。

如此种种,无不说明,从前期介入、设置筹款额度到后期打款,涉事基金会都缺乏些募捐理性。

Z166次列车长王庆国表示,包括他在内,全车只有34名乘务人员,多数都是“95后”“00后”,面对数百名旅客各式各样的需求,这些青年人服务精神与创新思维俱佳,“他们多才多艺,更能和旅客打成一片,大家经常是载歌载舞,一路欢笑抵达目的地,还有外籍游客写感谢信,称赞他们是西藏的‘最美名片’。”(完)

而这种理性,需要慈善组织真正切实尊重受助人的利益,从真正满足其需求出发,在介入的第一时间就做好设计、规划,同时操作过程公开透明,满足各方面的知情权。

餐车里,几十盆无土栽培的绿色蔬菜颇为显眼,不少前来用餐的旅客都很好奇,“这些蔬菜都是火车上种出来的?”“够多少人吃?”“贵不贵?”厨师杨海波一一回应,“列车上种植有机蔬菜是青藏铁路的一项特色,目前有八、九个品种,可以现吃现摘,随时补充,而且不比饭店的价格贵。”

其次,涉事基金会最大的争议其实还是在筹款模式上。在热点效应之下,涉事基金会过于注重筹款额,没有结合受助者本人的实际情况,缺乏一个理性预估的范围,制定出合理的医疗募捐目标,盲目地为筹款额设定了100万的额度。

陕西宝鸡旅客王彦龙正和邻座谈笑风生,“早些年一到唐古拉山口我就有高原反应,头疼得不行,现在全车都是弥散式供氧,车轮撞击铁轨的‘咣当’声也没了,可以安心欣赏窗外的雪山、草原,走行青藏铁路真正成了一种享受。”

首先,从吴花燕以及家属的公开报道来看,涉事基金会在筹款过程中,对于当事人的知情权及意愿并没有最大程度的保障。

王洋洋说,青藏铁路各趟列车的治安状况越来越好,但经常会有旅客着急赶下一趟火车,把行李落在车厢里,出了站又急急忙忙回来找。“现在客流以返乡务工人员为主,随身物品很多,经常会让我想到自己的父亲,所以我会竭尽所能提供服务,助他们顺利回家。”

杨海波表示,他服务春运已有4年,感觉踏上列车就是从一个小家庭走入一个大家庭。这几年来,餐车不断创新服务内容,他也一直用心做好每一道菜,让旅客和乘务人员都能感受到家的温暖。

王彦龙在拉萨一家路桥公司工作,已是连续第七年乘火车回乡过年。他说,这几年进出藏的车次增多,春运期间也都人人有座位,以前车厢过道上站满人、卫生一团糟的景象看不到了,还逐渐享受到了自助取票、“刷脸”进站等便捷服务。

虽然在针对吴花燕的募捐声明中,涉事基金会也早就注明“多余的款项将用于其他困难病患者的救助”,但在吴花燕空有被救助之名却受益颇微的语境下,“筹款百万仅转款2万”的巨大落差,确实很难让人接受。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