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见闻)“世界屋脊”的特色春运:乘高原列车成为享受

中新社西藏那曲1月22日电 题:“世界屋脊”的特色春运:乘高原列车成为享受

徐中民回忆,2013年文章发表后,已经在科技圈引起过讨论,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这时又被翻出来热议:“好久没联系程老师了,那个文章(当年)发了以后,师生关系并不太好,影响很大。”

有人曾对涉事论文提出异议

餐车里,几十盆无土栽培的绿色蔬菜颇为显眼,不少前来用餐的旅客都很好奇,“这些蔬菜都是火车上种出来的?”“够多少人吃?”“贵不贵?”厨师杨海波一一回应,“列车上种植有机蔬菜是青藏铁路的一项特色,目前有八、九个品种,可以现吃现摘,随时补充,而且不比饭店的价格贵。”

对于将感谢部分放入文章主体部分而非最后的致谢部分,并占用了大量篇幅是否不妥,徐中民说,“文章论的不是简单的师生关系,是人生的哲理,篇幅多了,共同的发展之路,就是看到未来的途径。”

金会军表示,徐中民确实是程国栋倾注心血培养的,亦出过不少重要成果。他说:“不管程院士也好,同事也好,现在只能说是痛心疾首、仁至义尽。当初发现他(徐中民)的这些问题,也是本着治病救人的角度出发……”

1月12日晚间,《冰川冻土》主办单位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对此事回应称,对这一情况高度重视,经认真调查,认为该文确实存在与期刊学术定位不符问题,该刊编辑部存在学术把关不严问题。我院已接受该刊主编请辞申请,暂停该刊专职副主编职务,并着手尽快启动该刊编委会、编辑部整改工作。

Z166次列车长王庆国表示,包括他在内,全车只有34名乘务人员,多数都是“95后”“00后”,面对数百名旅客各式各样的需求,这些青年人服务精神与创新思维俱佳,“他们多才多艺,更能和旅客打成一片,大家经常是载歌载舞,一路欢笑抵达目的地,还有外籍游客写感谢信,称赞他们是西藏的‘最美名片’。”(完)

作者表示涉事论文发表后师生关系受影响

中科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12日晚间通报,《冰川冻土》专职副主编沈永平被暂停职务。

论文内英文语法错误明显

今日(1月13日)下午,新京报记者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科研诚信建设办公室了解到,目前该办已关注到此事:“具体情况与宣传处联系。”随后,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宣传处,但均无人接听。

临近中国农历新年的1月下旬一天,从拉萨开往上海的Z166次列车即将驶离有“世界屋脊”之称的西藏,前方是海拔5072米的唐古拉山口,世界铁路最高点。

徐中民重申,他并不认为自己的论文是拍马屁:“那些人是看不懂,他们能写得出来吗?那些都是我对师娘师父的真情实感……有几个人能写出来啊,程老师和师娘都跟我的父母一样,不真诚能写得出来吗?”

徐中民1月13日下午回应新京报记者,涉事文章发表后,师生关系受到了影响,但他再度否认自己的论文是“拍马屁”。

陕西宝鸡旅客王彦龙正和邻座谈笑风生,“早些年一到唐古拉山口我就有高原反应,头疼得不行,现在全车都是弥散式供氧,车轮撞击铁轨的‘咣当’声也没了,可以安心欣赏窗外的雪山、草原,走行青藏铁路真正成了一种享受。”

公开资料显示,徐中民的导师程国栋是中国科学院院士、《冰川冻土》主编。此前,程国栋任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地理学科评审组成员、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奖评审委员会委员。

有不少网友质疑此篇论文审稿不严。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此篇论文中亦存在英文语法错误,正文第25页,徐中民使用了一个表格来进一步阐释“导师崇高感和师娘优美感的统一”,中文表格名称的下方系英文版的表格名称“Unification of the feeling of Mr. Cheng’s sublime with Mrs.Cheng’s beautiful”,此句存在明显的语法错误,“beautiful”应为“beauty”。

1月13日,新京报记者联系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博士生导师、徐中民同事金会军。涉事论文发表时,他是《冰川冻土》编委。

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研究员喻文兵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他和徐中民没有交集,并不了解,两人研究方向也不同。他认为,涉事论文的发表,程国栋不知情,“虽然是期刊主编,国内这种情况很多,主编不会亲自处理每一篇稿件”。他回忆,曾听说2013年徐中民在《冰川冻土》上发表一篇文章,有人曾提出异议。

涉事论文对导师及师娘的介绍。 论文截图

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博士生导师、《冰川冻土》原编委、徐中民同事金会军则对徐中民评价说:“不管程院士也好,同事也好,现在只能说是痛心疾首……”

看到有旅客把手机放在桌上开始打盹,随车乘警王洋洋上前提醒保管好个人财物。有人开玩笑说,一年的工资都存卡里了,不怕偷。王洋洋挨个解释,“反复提醒大家,是避免个人随身物品落在列车上,影响后续乘车。”

1月13日,沈永平告诉新京报记者,涉事论文是徐中民自投稿件,写了一年多,刊发过程中多次修改:“有一些话,让他修改,他也没修改,后来我们尊重作者的思路,因为它这个体系要完整,所有好多也就没有删掉,这个也是我们编辑部的责任。”他表示,目前已启动编委会、编辑部整改工作,相关问题正在调查处理中。

新京报此前报道,此次论文风波发生后,《冰川冻土》编辑部对此致歉并决定撤稿,程国栋曾亲自回应媒体并致歉,随后请辞《冰川冻土》的主编职务。

杨海波表示,他服务春运已有4年,感觉踏上列车就是从一个小家庭走入一个大家庭。这几年来,餐车不断创新服务内容,他也一直用心做好每一道菜,让旅客和乘务人员都能感受到家的温暖。

他向新京报记者诉说,自己36岁时就是研究员,文章发布后给自己的生活造成了影响:“被压了六七年,我现在才46岁,看起来却像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子,有时候去北京开会,别人都以为我退休了。都没有办法吃(这碗)饭了。”

该论文中充斥着对作者导师和师娘的赞美,如“我的师娘……雍容华贵,仪态大方……让人能感到春草的芬芳”“导师……表现出一种高贵的单纯,肃穆的伟大”。

1月12日,论文作者徐中民曾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自己写作的初衷,“不只是自然表达,有更深层的含义”,并否认刻意吹捧导师。

王洋洋说,青藏铁路各趟列车的治安状况越来越好,但经常会有旅客着急赶下一趟火车,把行李落在车厢里,出了站又急急忙忙回来找。“现在客流以返乡务工人员为主,随身物品很多,经常会让我想到自己的父亲,所以我会竭尽所能提供服务,助他们顺利回家。”

刚用完餐的普次仁告诉中新社记者,没想到火车上也有这么好的服务,虽然春运期间人多事杂,但乘务人员态度良好,工作耐心细致,车厢里秩序井然,原本着急回家的心情也舒缓了很多。

新京报此前报道,引发关注的论文题为《生态经济学集成框架的理论与实践》,2013年10月,上述论文分两部分刊发在中文核心期刊《冰川冻土》第五期上,一共占据该期杂志35页。论文摘要写道:“以导师程国栋院士夫妇的事迹为例,阐述了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描述了他们携手演绎的人生大道”。

王彦龙在拉萨一家路桥公司工作,已是连续第七年乘火车回乡过年。他说,这几年进出藏的车次增多,春运期间也都人人有座位,以前车厢过道上站满人、卫生一团糟的景象看不到了,还逐渐享受到了自助取票、“刷脸”进站等便捷服务。

《冰川冻土》封面。 官网图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