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广州1月24日电 题:启动卫生一级响应下的广州:花市提早关闭 游客减少

“我们去年12月份就订好酒店来广州旅游过年,现在景点基本上都关闭了,只能在广场上走一走”,1月24日上午,在广州“城市会客厅”花城广场,来自上海的韩辉穿着及膝连衣裙,正弯下身耐心地为调皮的女儿戴上口罩。韩辉表示,鉴于当前紧张的疫情形势,三天后她和家人将结束广州之旅。

家住广州的刘克带着儿子在花城广场上散步,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刘克表示自己与家人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我的爱人就是一名医生,现在她正在医院值班,尽管疫情严峻,但是我们有信心。”在刘克接受记者采访的间隙,其9岁的儿子骄傲地呐喊为母亲助力,“妈妈加油!”

受疫情影响,广州最受民众喜爱的传统花市也面临提前结束。根据政府的通知,2020年广州传统花市将提前于1月24日18点前结束。记者探访发现,位于广州海心沙的AI花市现已关闭。

从管理员到“无干扰服务”

90后的列车长李秋玉说,自己进入铁路系统工作是在2008年,那时候正好赶上列车工作从管理向服务的转型期。“以前跟乘客说话是‘车票’‘拿好’,而现在则是‘文明十字用语,请字当头’,要求语气要亲切。”李秋玉说。

24日,广州市图书馆、广东省博物馆均已闭馆,记者现场发现,这些场馆各个出入口均值班人员均戴着口罩,来自河南的于斌就是其中之一,“今早有一辆旅游大巴上下来的游客均被拒绝进入两馆内。”于斌表示,所有来馆的游客都被一一劝返。

周青30多年来只跟家人团聚过四五个春节。“婆婆一直念叨要拍张全家福,但一直都凑不齐人。”周青说,因为我们一家都是铁路人,丈夫是乘警,公公是铁路司机,大伯和小姑也是铁路工作者。

笑起来眉眼弯弯的李秋玉工作13年来,和家人在春节就团聚过一次。李秋玉说,车上遇到形形色色的旅客,也有不少“每听乡音倍思亲”的时候。

广东省博物馆的值班人员介绍,目前得到消息,广东省博物馆将闭馆至2月8日。来自河北唐山的75岁老人杨荣田带着女儿和孙子从广东省博物馆外经过,“这次来广州旅游碰上疫情,稍许遗憾。希望下次能尽情逛羊城。”

2020年春运,是老列车长周青的第36个春运,也是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春运。30多年来,周青感受着中国铁路从绿皮车到复兴号的进步,乘客们归家梦实现的不断提速。

而今,广东到四川的高铁开通以后,同样的距离,来回只需18小时。

为了见李秋玉,哥哥和弟弟学会了“站台式会面”。一次李秋玉值乘在北京西站短暂停歇,知道消息的哥哥专门买了张站台票去看妹妹。而弟弟去辽宁大连上大学时,刚好李秋玉值乘的车要经过郑州站,特意买了张联程票,在郑州换乘,只为见姐姐一面。

在广州城市新“中轴线”中心位置的花城广场,记者发现人流量较往年同期大幅减少。在花城广场的中心,早早搭起的巨型迎春花卉景观下,仅有三三两两的游客参观拍照,两辆旅游大巴停靠在附近;不远处就是漂亮高耸的广州塔小蛮腰落入眼帘。

春运、归家是每年春节不变的主题,但从绿皮车到复兴号,承载亿万归家梦想的列车正在不断更新换代。出行的便捷、回家的速度以及服务水平的提升,让不变的归家梦里,渐渐少了“负重前行”的疲惫脸,多了“轻车简从”的潇洒客。

为了实现乘客归家梦而奔走在一线的列车长们,他们很多人很多年难以跟家人团聚。

“以前车速慢,车上时间长,旅客都是大包小包,要带洗漱用品、每日三餐等各种物件。而现在高铁舒适快捷,乘客的行李也越来越少,越来越潇洒。”谢杰说。

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员会24日通报,截至1月23日24时,广东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53例,其中重症病例12例,危重病例3例,无死亡病例,出院病例2例。(完)

据悉,按照政府的统一部署,一级响应开始后,广州市暂停举行包括2020“广州过年·花城看花”系列活动在内的全市各类文艺演出、群众性文化活动、新春下基层等各类人员聚集的活动。广州所有室内景区(含景区室内项目部分)立即关闭,并及时发布闭园公告,妥善处理景点门票退票、改期工作。

花城广场现场 黄琳 摄

受连日来疫情影响,1月23日晚,广东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决定,启动广东省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最高级别的一级响应。24日,广州已暂停各类春节元宵活动,关闭所有室内景区,各大重要公共场所游客锐减。

变化的不仅是车速和旅客,铁路的服务也在提升。

在海心沙AI花市现场,市民游客只能在场馆外空地拍照留念。据了解,海心沙AI花市会举办许多线上互动活动,包括“花城很Idol(爱抖)”短视频挑战赛、花城手机摄影大赛、花城最美线上阅读榜等,主办方表示,希望市民及各地游客可通过线上渠道与亲友共享新春喜悦。

80后列车长谢杰说,从绿皮车到高铁,国家的铁路事业快速发展,春运中旅客也从“负重前行”变为“轻车简从”。

广州市图书馆大门紧闭 陈骥旻 摄

从硬件到软件,铁路服务正在不断完善和人性化。谢杰告诉记者,以前一节车厢就两个充电接口,现在高铁每个座位底下都配一个。不少列车上还有无线网络,旅客饿了还能扫码点餐。

慢悠悠、乌泱泱、闹哄哄……提起绿皮车,这恐怕是很多人关于春运挥之不去的记忆。

凑不齐的全家福 “站台式见面”的团聚

连接劳务输出大省四川和劳务输入大省广东之间的铁路线,长年人员爆满,日常客流超员40%以上。到了春运,超员更是高达80%,车厢里乌泱泱都是人。一节车厢20多米,周青要花半小时才能“挪”完,一趟车巡视下来,衣衫都会被汗湿透。

2004年,周青作为列车长值乘刚开通的广州到四川内江一线。这条全程2400多公里的线路,坐着绿皮车跑一个来回要5天4夜,100多个小时。

今年1月3日,李秋玉与爱人领了结婚证。但因为春运值乘任务,他们决定把婚礼延后。今年春运,李秋玉值乘要到大年三十才能完成任务,回到广州。李秋玉说:“值乘完后我计划做夜间高铁去江西爱人家,我们共同迎接新年的第一天。”

2020年春运,广铁集团预计发送旅客近7000万人次,比2012年春运翻了一倍。虽然供需矛盾有所缓解,但部分方向车票依旧“一票难求”。

周青说,八十年代的乘务员值乘,哨子、棍子是必备工具,“嗓子不够用时,要用棍子”。到了九十年代,列车长是车上的“大管家”,要负责整理行李、安全宣传、检票验票等工作。

三三两两的游客在花城广场拍照留念 黄琳 摄

借助先进的信息系统,谢杰和同事正探索“无打扰服务”。现在高铁上先进的交互系统,能让乘务员通过手机或平板电脑随时查看列车座位信息,绿灯表示空位,红灯表示已乘坐,而黄灯则代表下一站上人。通过交互系统信息和乘务员“察言观色”,判断如何开展工作,达到“无打扰服务”——乘客休息、办公或休闲时,不会感觉到乘务员存在,一旦有需要,乘务员能及时出现。

从绿皮车到复兴号:从100多小时到18小时

对此,谢杰也深有感触,在谢杰看来,现在的乘务员得“身兼数职”:应急救援的医护、哄孩子的保姆、处理纠纷的调解员、开导情绪的心理医生……

值乘人员也要练就“十八般武艺”。李秋玉一次值乘中曾遇到一个儿童旅行团,一个小孩因为晕车一直哭,她拿出晕车贴,哄孩子说是有消除疼痛魔法的魔术贴,还帮其准备了一碗酸面条,好转的孩子称李秋玉为“魔法师姐姐”。

Published on :Posted on